Over the past decade or so, the Internet has become a huge source of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especially for those who might be short on time, money or other resources.And it's not just crowdsourced data collections like Wikipedia or single-topic blogs that encourage individual learning; huge corporations and nonprofits are making online education and virtual classrooms a very formal affair these days.
From the first online classes (which were conducted by the University of Phoenix in 1989) to the present day, when online education is a $34 billion industry, more and more students are finding new life and career education opportunities online.

Check out this infographic from OnlineEducation.net about how the world of online learning has changed and grown over the years.

传播学大师麦克卢汉曾有一个著名的论断——“媒介即讯息”,过去人们很难理解这句话的涵义。进入信息社会,尤其是互联网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我们才意识到这个并不精通技术的人的视野与前瞻:真正有意义的信息并非这个时代的传播内容,而是这个时代所使用的媒介的性质所开创的可能性,以及它所带来的变革。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无时不体验着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就像教育、学习的机会,从未像今天一样触手可及。

来自 OnlineEducation.net 的一张信息图(点此查看完整大图),多角度展示了在线教育发展的历程。


1971 年:英国开放大学(The Open University)首次采用电视、广播的方式进行教学。这就是“远程教学”的滥觞。

1989 年:凤凰城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推出第一个基于计算机的个人付费教学系统,当时仅有 25 个人注册使用。

1993 年:工程师 William Graziadei 提出了网络教学系统的标准——易用、便携、易复制、易压缩以及廉价。

1999 年:网络教学(e-Learning)这个概念正式在某教育研讨会上创立。

2004 年:Salman Khan 将教学视频传到 YouTube 上,以帮助其兄弟姐妹学习数学。很快这些视频流行开来,于是他建立了一个非营利的在线教育机构—— Khan 学院。

今天

如今,营利性、非营利性的在线教育机构层出不穷,在线教育已经发展成为高达 340 亿美元的产业。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青睐于这种新兴的学习方式。

英国开放大学基本上实现教学网络化,250,000 个学生使其成为英国当前在校生规模最大的高校,两倍于伦敦大学(Univesity of London)。

凤凰城大学如今成为美国在校生规模最大的私立大学,在校生数量超过 500,000 ,13 倍于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

Khan 学院如今已推出超过 2,100 个教学视频,点击量逾 4100 万次,这就相当于全美每个学生点击一次。

目前全美有 25,000 个在线课程可供选择。

在美国现有 300 万完全在线学习的学生,这相当于法国大学学生总人数。

几乎一半的学生接受过至少一次的在线学习。

近一半的在线学习的学生年龄在 26 岁或 26 岁以上。

67% 的大学目前无法满足在线教学的需求。

多样化的教学方式

“原子到比特”、“教室到网络”,学习方式的转变源于新兴技术开拓。

苹果创新地将“Khan 学院”这样网络视频教学的方式发展成为一项免费服务——iTunes U,提供来自 800 多所大学的公开课程,让学生有机会接触到大量顶尖的机构,这其中包括诸如斯坦福、耶鲁、麻省理工学院、牛津一流的大学,也包括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市立图书馆、美国公共电视台这样的社会服务机构。在播出视频的同时,还提供幻灯片、PDF 文档等多媒体内容。生物学家 David Robinson 就曾通过远程教学的方式,“带领”学生去 Galapagos 岛。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近些年出现了一些更为新颖的学习体验。去年,伦敦商业金融学院(The London School of Business and Finance)就在 Facebook 开发出一款全球 MBA 教学的应用。

所谓的“精英教育”,这只“旧时王谢堂前燕”终究要“飞入寻常百姓家”。

当然,平板电脑和电纸书的兴起,我们隐约看到,又一场传播革命即将来临。阅读媒介的变革对教育事业的促进意义也是不言而喻的。

新媒介新思维

新兴的传播媒介衍生出新的学习方式,我们也逐渐习惯了把自己的思想和行动转化为数据传递。我们习惯了把生活琐事、思想火花记录在 Facebook、Twitter 上,我们也习惯了把迈出的步子转变成 Google Maps 上的一个个锚点……无时无刻。从教室到网络,从原子到比特,科技,一直在给我们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