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女院长

安:您做了院长之后,您更享受什么过程?更享受管理,还是更享受做研究的部分?

吕:做院长有过抱怨的,尤其碰到摆不平的事,就想做那破院长干什么,做个教授多好,我自己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写东西,不管这个东西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总是我自己的东西和成就,院长忙了一年,很可能忙了一大堆意见出来,领导有意见,群众也有意见,你自己可能也没什么成就感。但是我这个人有个特点,不管干什么,都会在里面找fun,这是我个人的attitude。做院长很多事情也能给我带来fun,而且对我个人成长有一些正面的影响。

安:比如说?

吕:比如说,你如果不做院长,你不可能有机会去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学界的,也包括企业的。我们的项目是business-oriented languages program,所以那些美国教授都是business领域里的,现在大家是同事也是朋友,所以这是做行政工作给我人生带来的一笔财富。这些人给我打开了一个世界,我现在之所以是我,I am what I am,很大程度上是环境培养的,我觉得我还是在成长,行政工作在这个成长过程中起到了非常积极正面的作用。当然做教授也可以去接触各种人,但是这个领域可能会比较窄。可能只接触你研究这个领域里的教授。

安:在我们学生眼中,吕老师可能更像外向型的,外交型的人。

吕:对。

安:包括我们会谈到一些新的概念,在沪江上面开专版,很多新的idea,你从来没拒绝过。

吕:我比较喜欢新的东西。

安:是,我也跟一些教授接触过,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什么东西,这个没空做,他们的反应首先是排斥,但是你从来没有过这些东西。所以我觉得您的思路一直走的很领先。尽管您可能不亲历亲为,思路上一直领先。

吕:我慢慢去接受。我觉得我在各方面都是这样的。这跟个人性格有关系,喜欢新的东西。

安:而且您有机会去接触各种类型的机构,个人,他们也帮您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思路,不会轻易拒绝一个新的事物的产生。

吕:是。像我们学院的SIFE,也都是我们学校外教介绍进来的,我首先第一个反应是这是什么,就想去了解,然后可以去做,前两天有一个同事说我们外语学院将来会有港澳学生过来,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好,我们这里越来越international。

安:对,最好还有外国学生。那未来我们外语学院有什么大的计划吗?

吕:目前学校领导对我们的要求是要上层次,在学科建设方面要上去,我们现在有两个二级学科硕士点,我们希望以后报一级学科硕士点,希望日语、德语都有硕士点。然后在若干年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想报博士点。我就不知道我在任时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现在肯定是打基础的时候,我的工作之一可能是在这个方面,在评估以后,重点就转移到学科建设上。过去这么多年我的精力是放在本科建设,所以这次评估我们心里还有点底,我觉得我们做得还不错,应该很扎实。

[下一页] 我们的外教专业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