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幸运,本科毕业就职高校

安:那再回到您的大学生活,这四年当中您有没有一个非常清楚的目标,我毕业之后将来要做什么?

吕:那个时候还真没有。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年轻人这样要找一份好工作。

安:可能从二、三年级就开始打算了。

吕:对。那个时候真没想这些事情。起码是我没有去想过。

安:可不可以这样去讲,当时的感觉是我有书读就不错了。

吕:对,很幸福。能考上大学就属于社会上很lucky的人,今后做什么工作,好象都是无所谓的那种感觉。

安:那是不是也跟社会上的舆论有关,比如说当时的舆论给大家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大学生找工作是不愁的,你们都是高学历。

吕:那是肯定的。我们那个时候还是分配的,所以那个时候大家都不worry about 自己的工作,反正是分配的。

安:至少是分到高校里当老师。

吕:不是,我们当初分到高校的是很少的,大多数同学都是分到中学,上师大嘛。但是我是直接分到这个学校里面来的,我记得那个时候一个老师找我谈话:你希望到哪里工作,我说我当然希望到大学工作。正好当时有个上海机械学院的名额,我家就住在水产学院,这个名额就给我了。我觉得我真是十分幸运,就在家旁边,很多同学到那些中学里去,当然有几个留校的。所以人是这样的,以前我在工厂想翻身读大学,我以前的中学同学工作相对来说比较好的, 都是常日班,不做三班的,他们就没这动力去进大学。我有很多同学在中学里很优秀和聪明,觉得他们各方面都非常好,后来他们就没去考大学,就我考了大学,然后我就分到这个地方。我有些大学同学分到中学,而有些中学很差,那些同学就思变,不能老呆在那个地方,于是就出国了。我在这个地方就觉得很幸福, 两年之后就去读研究生,一直到现在。

安:您是不是觉得您当时的困境不够?自己太顺利了?

吕:对,我觉得自己没有出去读书,就像我这种77级学英语的没有出去读书是很少的。

[下一页] 我的同学们,曼哈顿的中国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