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词

热搜词

清除
  • 九问MOOCs(下)

    也是一个过程,但往往是“一单接一单”。与此相比,MOOCs更像是“种地”:引导者选好种子,进行课程设计和开发,之后“一茬接一茬”地运营这些课程(产品和服务)。 因此,MOOCs要从培训交付转型为项目运营。对于MOOCs运营,我谈其中两个关键点: 1.团队参与:避不开的难题 实践经验表明,团队可能是提高MOOCs完成率的一个重要因素。例如,在我参加的学习中,一组20人只有10人完成课程拿到了证书。从“同学”的反馈来看,团队及团队成员之间的互动交流对此有很大贡献。因此,如何有效地通过团队方式来促进交流和学习,是MOOCs无法回避的一个重要问题。 2.工具使用:注重学习体验 表面看起来,MOOCs的平台并没有太多特别的功能,无外乎发布视频、图文学习资料、通知、动态消息、提交作业、社区讨论、团队空间、个人空间、学员之间的相互点评等。但在我看来,除去一些必备功能不可或缺外,有多少特MOOCs对企业培训的影响 迄今为止,MOOCs主要发生在教育领域,包括MOOC别的功能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关注学习者的学习体验,而后者受多种因素影响。

  • 今天,你MOOC了吗?

    台上,最受欢迎的课程有耶鲁大学的“罗马建筑”和“心理学导论”、哈佛大学的“公正”、斯坦福大学的“从生物学看人类行为”等等。“罗马建筑”这一课程有超过400万人次的观看纪录。 除了这些来自国外的英文公开课之外,现在各大网站还增加了来自中国各大高校的免费的中文授课的公开课视频。例如可以看到北京大学的戴锦华教授“电影赏析”课程的视频,而这一课程在北京大学开课的时候,除了选课很难之外,听课的人能塞满座位之间的通道。 这样的公开课,是一种获取新信息的渠道。但是,由于它是单向的、没有参与性、松散,只是给人们提供了管窥顶尖名校教育的窗口,却无法让人真正地体验。 网易公开课项目还进行了不一样的尝试。在用户注册登录之后,除了可以选择观看前文所MOOC吗? MOOC是英文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缩写,即大型公开在线课程,它们大多源自世界顶尖学府。 MOOC提到的公开课视频之外,还能看到由网易与培训机构或是教授学者合作推出的课程视频,涵盖了IT与互联网、职场技能、健康生活、实用软件、游戏制作

  • MOOC:网络课程的“大用处”

    应是学习过程最基本的要素,线上论坛和讨论组永远没办法达到。“这种区别就像真实生活里的朋友和网友。”不过她也指出,从另一方面来看它也是MOOC的好处:只要有网络和电脑,有残疾的甚至是进监狱的人都能学习。 由于退出MOOC课程没有损失,人类最基本的特性拖延症和懒惰在这里就更明显了。不过,许多大理科的学生仍然有很大的动力去完成课程作业,完成科目甚至拿到学位。医学图书管理员、博客作家香侬·伯勒(Shannon Bohle)曾经在MOOC上过8门课,有时候会潜水,但有几回还是完成课业,换得了一纸证明。“人们总是喜欢徽章和奖杯,”她带着一点自嘲地说,“我就是当作业余爱好在做,没想过拿什么学位,就是想听我的朋友们说‘好厉害!膜拜!’。”

  • 喧哗之外,MOOC走向何方?

    MOOC-crazy these days. From frequent media [w]coverage[/w] of online courses and [w=platform]platforms[/w] like Coursera, edX, Udacity, and Udemy to discussions about the complexities and business models of online education, the excitement around MOOC

  • MOOC带来高等教育的春天

    办了六次与学生的见面会(office hour),因为他经常要到各地开会,就趁机举行见面会,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并收集他们对课程的建议,聚会的地点通常是当地的星巴克咖啡店,每次约有五到十位学生参加,老师并拍下简短视频,让其他同学认识他们。 Severace教授回顾了他在Coursera的教学过程,他认为自己也从学生那里学到了许多,由于使用推特(twitter,功能与微博近似),让他可以快速得知学生的反应,使用Facebook又可以使他在课程结束后,仍然可以持续跟学生互动,师生关系不因课程完成而结束,却形成了一个徒弟追随师父的社群,继续保持联系。 Coursera的老师们常常把他们开的课称为一个实验,大家想通过实验来发现新的可能、新的教学方法、新的师生互动模式,让学生有高质量的学习,让学生有更人性化的学习,并因之逐渐形成新学风,让好老师出头,让世界各地的学生受惠。 种种迹象让我发现MOOC带来了高等教育的春天。

  • MOOC是“苏格拉底式教育”

    及格率从41%降到了9%。 Agarwal认为,最终的“学习序列”,是一系列视频与交互式练习相结合,从而取代传统的讲座。学习序列会促进主动学习,当学生参与其中,才会学得更好。Agarwal 将MOOC视作下一代的课本——大学学生通过MOOC形式的课程获得内容,然后返回课堂,由教授帮助他们批改作业并验证所学的知识。Agarwal称之为 “苏格拉底式的教育”。 edX正在践行这一步。Agarwal说,很多学生喜欢edX的自动评分练习,因为他们渴望获得即时的反馈。 edX的分析可以跟踪学生的学习行为,发现学生为了学习考试最MOOC常用的课本和讲座视频,以及做作业最常用的讨论区。但是更大的问题依然存在:如何进行有创意的教学?如何评定自由形式的论文? 如何重建小组式的体验? Agarwal不相信MOOC会将教授变成荣誉助教,他认为MOOC将是一辆实验车,可以使用数据分析,发现教育中突破性的最佳实践方法,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可以了解哪些方法有用,哪些方法无用。Agarwal憧憬“edX是学习的粒子加速器”。

  • MOOC模式兴起 中国教育全面变革

    学系荣誉助理教授——徐燦傑,传授港大必修课程,学生们不仅能在课程直播过程中与教授直接沟通,此外还能获得教授颁发的证书。此外,还吸引了徐小平开课传授西方音乐。 这些大规模网络教育如果真能兴起,若能得到认证,或是得到雇主的认可,对于传统教育会有很大冲击。目前已经有了一些MOOC机构开始利用自己的大规模生源和雇主展开了一些合作,帮助雇主物色人才。借助这些全球化“大课”的网络,雇主可绕开传统的学位教育直接聘用学生。在这种重新洗牌当中,出色的高校,还会有校友网络和学校资源等各种优势,立挽狂澜而不倒。而平庸的高校,成本降低不下来,教学质量又上不去,形同鸡肋,会打不过一些出色的网络学校或网络课程。世界的“扁平化”虽属大势,但沟沟坎坎势所难免。等新鲜劲过去,最MOOC,亦即MassiveOpen Online [w=course]Course[/w],大批量开放式网络课程。这个概念也许在中国业内还没有被广泛地得到关注,但在美国已经上演了一场MOOC终能赢得学生的,不是模式的独创,而将是可持续的教学质量和低成本的硬道理。百年老店式的传统大学也好,方兴未艾的网络学堂也好,都不能稳坐钓鱼台,大家是在不一样的平台上开展着同样的竞争。

  • MOOC能做到的、不能做到的和可能做到的

    MOOCs – could be a renewed focus on teaching over research at elite American universities.[/en] [cn]在美国精英大学中,常春藤联盟学校的官员认为,MO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