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一段“眼中体”:

“父母眼中的我们正在著名学府潜心深造,国内朋友眼中的我们夜夜笙歌开派对,英国人眼中的我们永远在抢购顶尖名牌,我们幻想中的自己已经成为乔布斯,而实际上我们在……赶论文!”这是网上疯传的“眼中体”微博之英国留学生版本。虽略夸张,却道尽中国留学生的无奈。

现实往往比这个段子中的“赶论文”更加严酷,在或通过中介,或自行钻研递交了海量文件冲破所有申请,终于来到英国后,有人在一所大学读了四年大一,有人继续从中国宅到英国不出门不上学,有人拿着学生签证打黑工被抓,有人成绩好帮人代考被判刑……我们不会因为一夜位移而一夜长大。

带着父母的积蓄和满满的期望,又是一年开学季,你的“症候群”是哪一种?你是克服它勇往直前,还是被它逆袭,在水土不服中挣扎?
谁的地盘谁做主

『忽视』症候群

有三名来自赫尔大学中国留学生,共同在校外租的房子到期了,但因为忙于毕业论文和考试,没能及时腾出本该到期清空的房间,多待了一天,结果回家发现房里东西已经不知所踪。三人立刻跑到他们的租房中介Clubeasy询问,中介称东西已经被专业清理公司清走,无法再要回。

这三人中的黄同学由于事发前正在准备考试,行李一点没有收拾,所以损失也最为惨重,包括护照、驾照等重要证件及少量现金都被清走了。多次与中介质询未果后,三人去了警局,但却被告知此事属于民事纠纷,不能立案。

律师称,即使是租客没能按合同搬出去,中介也不能贸然处理他人的私人财物,应该走正常的法律程序。

几名同学越想越不甘,“衣服什么的如果真丢了也就算了,但证件我们想要回来,而且要讨个公道。”

这几名留学生联系了当地一家律师行,得到的答复是官司可以打,也很有希望打赢,只是耗时耗财。即将于明年1月毕业的黄同学表示不确定是否会打下去,“耗不起,憋屈啊,先熬过这几天的毕业论文再说吧。”

大到这样的“被清空”,小到搬走后房内设施没能恢复原样被扣钱,中国学生同英国中介的冲突,算得上一说一肚子气,可英国人又字字有理,按规矩办事。这些在我们的印象中“可以通融的小事”,到了这里就变成白纸黑字的规矩,往往让没有准备的留学生措手不及。

英国警察或许会因一个扰民噪音投诉电话光临民居,但这样的合同纠纷却不会干涉。这同看病需要提前预约、公共场合严格排队这些细节一样,处处体现着英国泾渭分明的体制。

所谓入乡随俗,我们只有按照这个国家和社会的既定规则行事,在受到伤害后,方可气壮维权。

你的学校不靠谱?
『态度』症候群

8月30日,英国边境署正式撤销了伦敦都市大学非欧盟籍学生招生资格,该校2500多名非欧盟籍学生顿时前途未卜,面临被遣返回国的命运。英国驻华大使馆称,受此影响的中国学生约为300人。这些学生需在边境署给出的60天期限内转校或回国。

边境署在对该校非欧盟籍学生进行抽查时,发现超过被抽查者中1/4的人无有效签证,超过一半样本的学生无出勤率记录,四成被抽查者不具备足够的英语水平。内政部据此认为,在该校就读的海外学生有成为非法移民的风险。

此案一出,该校招来不少“野鸡大学”的骂名。被取消海外招生资格,说明该校存在“不务正业”的海外学生或者语言不过关、签证无效的个案,造成集体被否定。

面对边境署的“大刀阔斧”,你是委屈叫冤,还是静下心来审视自己?如果自己不是“出问题”的一员,那么应该付出怎样的担当,来面对突如其来的挑战?

9月3日,BBC英伦网记者采访了风暴中的伦敦都市大学。来自北京的24岁小伙Alex硕士刚读了一半就遭遇这起“噩耗”,意味着学业要重新开始,之前的学费泡汤。抱怨归抱怨,事发后Alex积极致电学校和边境署,并每天在网上找新学校,“出门在外,主要靠自己,实在没辙再找中介。”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