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教育》:沪江CEO伏彩瑞:互联网教育终会成为教育的主角
作者: 陈骁,吴华|来源:第一教育|2016年04月15日 11:10

前言:

提到互联网教育,不能不提到一个词:沪江。

从在校期间创办BBS起步,到如今成为互联网教育领域雄霸一方的“独角兽”,沪江创始人伏彩瑞(阿诺)近期接受了媒体采访。

采访在位于沪江总部的伏彩瑞办公室进行。办公室并不奢华,但有一种平静又轻快的氛围。

平静,可能来自于沪江过去十几年在互联网教育领域的深耕细作。这已经是一家非常成熟的企业,在CEO的办公室里就能感受到那种一切都在正常运行的秩序感;但这又是一家仍在高速生长的企业,因此,稍稍留心,又能感觉到一种轻快的步伐感。

就如其网名“阿诺”一样,伏彩瑞在任何场合给人的感觉都是精力充沛、开朗健谈的。雪白的衬衫领子微微立起,黑框眼镜后面是一双透出自信的眼睛,和办公室那种稳健又进取的风格相得益彰。

观点1:不管传统教育还是互联网教育,都要重视用户体验

问:我们都知道互联网教育近年来发展很快,但互联网教育和传统的体制内的教育之间还是彼此割裂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屏障。这对于互联网教育来说,是否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阿诺: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沪江是从大学生创业开始的,完全没有任何资源,是典型的不靠山、不吃山;不靠水、不吃水。我们没山可靠、没水可靠。我们只靠一个——就是用户。用户其实就是看不见的山,看不见的水,是我们最根本的资源。

你刚刚讲的这个屏障,实际上在我看来并不是真的存在。如果眼中没有用户,只有所谓的市场的话,那确实存在一个B端和C端的区别。但如果我们眼中都是用户的话,这个区别就不存在了。

比如说,在体制内接受教育的孩子,是不是用户?他也是用户。你要想得到他们,当然你可以借助一些资源走捷径,但是这不代表你得到了这些用户,你只是触达这些用户而已。如果产品不够好,这种触达反而会产生问题,这也是我们国内在这个产业方面一直存在的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们的观点是,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用户,都是我们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用户是最重要的。我们最重视带给用户的体验。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体验为王。如果用户体验不好,不管你怎么触达他,都不好;如果用户体验好,不管你站在围墙内外,都会得到用户。

所以,我最关心的是:产品好不好?对用户的心理把握准不准?能不能动态地跟随着用户的成长进行及时的变化,而不是被动的变化?

观点2:通过互联网,让学习更简单、更公平、更快乐

问:在你看来,沪江比传统教育做的更好的地方在哪里?

阿诺:激励学生自主学习的热情,这是沪江最擅长的。

沪江本身并不能生产所有的教育内容——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中国这么大地方,连高考都不是全国统一的,对于教育的需求太多样。但是你会发现,不管有多少不一样,有一些东西是一样的:适龄学生的心理是相似的,家长的心理是相似的。他们会面临共同的问题:比如哪怕学习再好的学生都会碰到不想学的情况,因为学习是枯燥的。沪江的愿景,就是希望通过互联网把学习变得更简单、更公平、更快乐。

“简单”是指把门槛降低。现在上个学还要买学区房,十平米房子卖300万、500万,普通老百姓根本承受不了,就是因为资源被挡在围墙里面了。不简单就没有公平性可言。通过互联网,在网上很轻松地可以接触到学习资源。

变得“公平”是指,只要你勤奋,你都能得到这些资源;只要你能够花钱,你就能够得到相应的资源。而现在很多时候是:对不起,花钱你也得不到。

我们现有一个团队专门在做传统教育的服务,这块业务增长非常快,现在已经有几百所学校在跟我们合作。一些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偏远地区的学校对互联网教育非常期待,也有迫切的需要。他们已经认识到“互联网”有取之不竭的资源,而他们恰好缺乏这些资源。所以,他们现在最想知道的不是“互联网+”好不好,而是该怎么“加”。我们接触后,很多人说,没想到原来互联网教育这么简单、这么容易。

变得“快乐”,就是刚才我讲的最关心的C端的用户。我们想让使用我们产品的孩子或者用户说“明天我还要继续用”,或者说“妈,等等,我还想用一会儿再睡觉”,而不是说“好吧,我真的不想用”。

观点3:互联网教育的本质就是社群化

问:所以,你们是怎么研究这个问题?如何有效地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热情呢?

阿诺:我研究了15年,就是在干这件事情。

我做沪江、研究互联网,本身也不是学校里面教出来的,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大学的时候我就是一个互联网学习者,我的很多知识都是来自于互联网,我那时候常常晚上11点开始学习,一学就学到凌晨4点钟。为什么?因为我那时候状态最好,我可以不需要任何人教,不需要任何人督促地学习。

但是,每天晚上11点钟,学校寝室的灯都熄了,请问,我这样的人怎么学习?全中国没有一所高校能够让我这样的人学习。实际上中国那一代的网民全部都是这样。当时丁磊也还是个站长,他们都是这样的自学者。

后来我们发现自己并不孤单,像我这样的人很多。这些人在网上集聚在一起,这个群体就越来越大。这里的学习不存在老师督促、点名,从来没有!所以,学习可以因为它的趣味、资源、社交性而成为大家都想干的事情。这样,大家在毕业的时候不会说“哇,我终于离开学校了”,而是会成为终身学习者。

问:我感觉阿诺第一非常强调这种社群化的学习,第二是不是有项目化学习的元素在里面?

阿诺:互联网教育的本质就是社群化。但我们很少说项目化学习,项目化是短期的,社群化是持续的,甚至是终身的。这是不一样的。

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我们的大学教育就跟项目教育一样。以大四为结束,戛然而止。很多人到大四那年才想学习,但没办法,大学学习已经结束。

那么,社群是什么样呢?比如说爱因斯坦,他小提琴拉得很好,玩一辈子音乐。他有两种朋友:一种是他科学界的朋友,一种是他音乐界的朋友。他跟那些朋友在一起是一个社群,这种社群是一辈子。所以终身的学习跟社群化是紧密相关的。

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人们的社群划分难度很大。有人误以为自己所在大学、所在的院系、所在的班级就叫社群。恰恰相反,因为他们并没有选择的自主性,所以这与互联网所带来的社群划分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观点4:信息化绝对不等于互联网+

问:那么沪江的学习是建构在什么样的基础上的?

阿诺:我们所做的,不存在原来的条条框框。在互联网时代,一切规则都改变了。

昨天我跟《比利时日报》的记者聊天。他们专程来沪江采访我,他们说,发现中国人现在的变化太大了,这些欧洲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本来擅长的事情,在互联网面前好像都失去了优势。因为中国的互联网是有很多天生的优势在。

现在世界只有两个主要的创新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果不按照互联网的思维重新构建的话,即使是老牌的欧洲国家也会落后。

信息化跟互联网教育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信息化是指传统的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整个社会生产结构+信息,这是永远也不可能抓住未来的。真正的互联网时代则完全反之,只是最初的时候利用了计算机的壳。

请问现在的手机是不是计算机?是,也不是。“是”指手机和计算机都有CPU等核心部件;“不是”,则是因为这个东西跟我们在十几年前看到的电脑完全不一样了。所以,互联网时代是这样一种变化的思维。

微软当年为什么能成功?苹果为什么能成功?在此之前,一统江湖的是IBM的大型商业计算机,微软的成功就在于它开发了personal computer(个人电脑)。个人是未来。大型商业计算机和个人电脑都是电脑,但两者的出发点不同,前者认为international business是未来,后者认为personal是未来。这两者的差别,就是近乎于信息化和“互联网+”之间的差别。

观点5:互联网教育的四大基本特征

问:那么,在你看来,什么样的才叫互联网教育?

阿诺:我们总结过,互联网的教育有四个基本特征。

第一,互联网教育必须得是大规模、复杂交互的教育。
大规模是跟小规模相对应的。一对一是教育吗?当然是,两三千年我们古人就是这么教的,但是这使得教育只能是社会上等阶层的专属,人类社会进步的意义就在于把本来少数人的事情变成多数人都可以享受的。如今教育已经普及了,但还是会受支付能力、资源等各方面的限制。

富人从来不缺教育,有没有互联网对他影响不大,因为他总能找到一个老师到家里面辅导自己的孩子。但是,对于中低等收入的家庭来说,他们的选择却越来越艰难了。

另外,随着交通的便利、人才的流动,大量优秀人才,尤其在知识领域的人才会迁移到大城市,因此,不在大城市的家庭在教育资源方面就会处在不利位置。

传统教育最尴尬的地方是做不到大规模教育。教室再大也没法容纳所有想要学习的人。教育要有教、学、练、测,一万人坐在一个空间里,最多是演讲,不成其为教育。所以,互联网教育第一次给人们带来一个机会,几乎所有人都可以连接到丰富的教育资源,这就是大规模。有人认为这种大规模不符合个性化教育的理念,但这只是一个技术问题。就在我们谈话的这个时候,谷歌的机器人正在和人类最优秀的棋手对决。谁输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新的智能时代到来了。以前电脑只是计算,现在人工智能已经解决了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的问题,会揣摩你来进行自学习。将来所谓个性化的问题会解决不了吗?

然后来看复杂交互。以前电视教育也是大规模的,但是没有办法交互,或者说没有办法复杂交互。我们看电视,以前选“超级女声”,也能交互——发一个短信。但是到了互联网时代,我们可以随时交互,可以跟老师交互,可以跟同学交互,可以很多人同时交互。能够解决复杂的交互,这是互联网教育的特征。

第二个特征,我们认为互联网教育必须是普惠性的、低门槛的。
普惠就是指有钱、没钱都能学。因为大规模,边际成本降低,而且具备大平台的属性,所以,那些没有钱的孩子也可以在多花一点时间的情况下学到东西。当然,有钱的孩子可以选付费的更好的服务。

线下教育的问题在于,有钱的孩子没问题,没钱的孩子就比较麻烦。你既买不起学区房,也没有办法雇很贵的家教,就只能守着课本。但在互联网时代,资源就会多得多。

当年我在大学时自学计算机、互联网,一开始我还买书,后来就不买了。因为互联网的知识更新太快了,从书上看到的时候都已经过时了,就像一颗星球已经毁灭了,但它的光却穿越了几亿个光年被我们看到一样,已经过时了。但互联网不是的,信息完全同步更新。

第三个我刚才谈过,我们认为特别重要的是C端用户体验特别重要。
一定要特别关注最终学习者的体验,我强调这个“最终学习者”。 谁来进行学习?如果校长、老师都满意,但小孩不满意,就是用户体验不好。

因此,互联网教育不是教一些死的知识。比如,历史都是要记住哪一年发生什么,但在互联网时代,这些信息一秒钟全都能搜到。因此,我们要学习真正有意义的东西,让用户愿意学到更高的水平。

第四,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社群化,互联网教育是社群化教育。
互联网教育的本质就是社群化。我发现当个体处在一个社群中,个体对学习的主动性会大大提高。

观点6:教育产业的绿洲依旧存在

问:在您看来,中国互联网教育目前处在一个什么位置上?因为您在之前的采访中说现在还没有到最高点,但也有人说其中已经有太多泡沫。

阿诺:是的,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国崛起的每一个行业,它的泡沫都比国际上同样行业更严重,因为一拥而上的情况频繁发生,任何一个行业越多的人涌入,行业的泡沫就越大,教育也不例外,但互联网教育肯定还没有到最高点。

打个比方,早期的互联网教育像是一片荒漠,没有人参与,进来的人还被别人觉得很可怜,觉得你一不小心走进了沙漠。接下来,有那么一两个人碰到绿洲了,这时候意见就一分为二。有人会说,其实沙漠只是表象,里面都是绿洲;另外一些人则说不可能,这只是侥幸,你没看绿洲正在萎缩吗?再接下来发现,随着大批量的人进去,发现绿洲的数量也大大增加,这极大的刺激了之前持不同意见人的信心,也冲了进去。然后进入了所有人都找绿洲的阶段,接下来发现绿洲的确没有这么多,就产生了行业泡沫。再接下来发现,最早找到那些绿洲的那些人找绿洲的能力变得很强,甚至在沙漠里面建成一个迪拜王国。这都是一个过程。

你说我们现在处于哪一个阶段,第二个、第三个阶段,比以前好了,现在很多人进来找绿洲,并且有一些绿洲已经找着了,但是泡沫很严重,正处于去泡沫的阶段。

问:站在您的角度,觉得绿洲还是挺大的?

阿诺:从教育的角度来说,绿洲从来都不是问题,互联网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来重构教育,只要教育的需求不消失,互联网教育的绿洲就不会消失。经济好的时候需要发展教育,经济不好的时候更应该发展教育,与其他产业相比,教育产业可能赚的不是最多的,但一定不是亏得最大的,选择教育产业,很多创业者并不是为了赚钱,更多人是希望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

观点7:线下教育将成为线上教育的补充

问:那么,您觉得在可见的将来,在线教育和传统的线下教育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格局?

阿诺:我觉得线上、线下教育都会存在,但是一个为主、一个为辅。什么为主呢?就是互联网教育。线下教育会成为非常有意思的补充。

问:但有些人会觉得,互联网教育会成为线下教育的一个补充。

阿诺:这需要时间。我们改革开放用了38年, 38年前大家都不相信今天可以是这样。的确38年也不算短,几乎是一个人可以奋斗事业的全部年限。

问:您刚才说线下教育会是一个“有趣的补充”,怎样叫有趣的补充?

阿诺:这个我们很难现在进行明确界定,我们现在很难预言它是怎样的补充方法。的确,我们现在想到可能有些线下行为还无法被线上所替代,所以要去补充。

比方说,学习武术、体育,或者按摩、减肥等功能,好像线上无法完成。但是VR技术发展非常快,也许今后可穿戴设备能够帮助我们模拟触觉等各种感受,再加上早就能实现的模拟视觉、听觉,很多现在不能实现的事情就可以变成现实。比如通过VR技术在线学针灸,学解剖等等。所以说,我们很难现在界定,这依赖于其他科学的发展。

观点8:沪江是未来模式的提前制作者

问:您对沪江是怎么一个定位?是根据用户需求进行培训么?

阿诺:首先,沪江从来都不是一个培训机构,自其诞生的第一天起,沪江就是在搭建一个让教、学两端连接的平台。从我开始做BBS开始,就是让一端是要学的人,一端是要教的人连接起来,教的人在此之前没有想到自己要教,只是因为有人要学,他才去教。

问:那沪江会在内容上投入吗?

阿诺:沪江本质上不是一家内容制作公司,我认为沪江应该是“未来模式的提前制作者”。比如大家都在做内容的时候,沪江已经在做平台了。大家都在做平台的时候,沪江已经注重平台的生态建设。并不是因为新的模式就比老的模式赚钱,而是如果这个产业要继续做大,就要用新的载体去承载更多的内容。

教育是一个相当大的产业,这就注定了几乎没有人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做好,所以教育的共生共赢超过了任何基于互联网的产业。最重要的是不能带着已经框定好的思维、装满水的杯子跟别人说给我倒点水,想要真正做好教育需要的是对教育的专注。

近期国务院总理的报告中特别提到了“工匠精神”这个概念,已经成为当下很流行的一个名词。在整个产业发达的情况下,更加需要精益求精,打造最好的品牌,而不是一窝蜂的冲向热门产业。

沪江是从语言开始起步,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做到了语言行业的前列,但是其他领域我们基本上都是打开门和各种伙伴们合作。因为我们自己做得非常好,超越业界水平的,我们就会保持自己做下去。但其他这些新的领域我们投入的时间比别人少,别人已经干了十年了,我们才干了两年,你怎么干得过别人呢,很可能干不过,所以我们愿意给别人添柴火。

问:沪江希望搭建一个什么样的生态?

阿诺:在生态中,每个品牌都能做得很大,大家是一种共生共赢的关系。但做生态其实有一个前提,在做生态之前平台做不好,生态就没戏。因为你没有很大的平台,就没有很大的用户。

我们有着生态的意识,并在这个生态中正在搭建平台,通过提供资金给更多人提供可能。在2015年3月,沪江发起了“蚂蚁计划”,这个计划吸引了台湾、香港、甚至国外的大量创业者来到上海创业,蚂蚁平台的搭建给无数年轻人创业的机会,极大的完善了上海的教育体系。

上海是沪江的大本营,我对上海的创新活力有相当的信心,去年上海是全国直辖省市当中创新力度最大的地区之一,创业环境相较以前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相当多的政策是在上海最早制定,最早实施,如果保持这种开放力度,我相信上海会成为全国最适合创业的地方。

相关媒体报道:中国教师报

相关热点: 沪江主题少儿英语学习卡片

您感兴趣的课程有优惠啦,快去看看:
1
点赞
收藏
分享:
挑错
 
猜你喜欢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非常感谢!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
展开导航
我的收藏
我的课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