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初,漂亮聪慧的德龄郡主,她不是重要的人物,却要肩负着重要的使命;她不能决定历史,但历史决定她必须参与这个进程。

裕德龄(1886~1944),精通八国外语,1886年出生于武昌,后在荆州、沙市度过了童年及青少年时代。1895年起,先后随父亲裕庚出使日本和法国。1903年春,17岁的德龄随父回到北京,不久和妹妹容龄一起被慈禧太后诏进宫中封为“御前女官”,做“传译”(即翻译)。

她的父亲裕庚是清朝贵族,外交官,曾经驻日驻法长达六年。这6年的国外生活,使德龄这样一个东方女子开阔了视野。
 
给慈禧当翻译还要面试?
在进颐和园的过程中,德龄先见到两位重量级人物。第一个是大内首席太监:李莲英。德龄对此做了记录:“极丑且老,皱纹满面,惟举止翩翩耳。”第二个是大清帝国第一夫人:光绪的皇后。德龄对此的记录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身材好,体态美,就是长得不够靓丽。
 
六点左右,终于见到雇主:慈禧太后。这个当时帝国的头号重量级人物给德龄的第一印象就是:华贵,和蔼。慈禧身上有一款渔网状的披肩,缀有3500粒明珠,这位小姑娘不可能当时就数老太太披肩上的珠子,如果这样,面试就砸了,估计是人云亦云地记录下来的。见面礼仪也不是传说中的跪拜,而只是握手而已,“太后见余辈至,旋即起立,相与握手”,面谈一番,雇主发话:我希望和这两位可爱的姐妹朝夕相处。这等于是发聘用通知书了。
 
第一天上班遇糗事!
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遇上糗事。德龄精通八门外语,却漏了俄语这门大语种,偏偏工作的第一天就是俄国公使夫人勃兰康来访。眼看上班的第一单业务就没法做,幸亏德龄懂俄国国情,她带着侥幸对慈禧说:“不要紧,俄国人大多懂法语的。”事实证明她没有猜错,俄国公使夫人果然懂法语,双方会谈期间,都是用法语沟通。
 
教英语,学生居然是光绪?
德龄除担任翻译工作,还要从事教学工作,学生就是光绪皇帝,课程就是英语。当时的安排是每天教授一个小时英文,德龄夸自己的学生:“天资颖悟,记忆力绝强”。当时的教学成果还颇不赖,学生光绪能够阅读并默写短篇英文故事,尤其是英文书法极佳,唯一的缺点是发音不够清晰。这个教学成果极大地鼓舞了慈禧,当时年近七十的她,也闹着要学英文,但岁月不饶人,学了两课后,就挂科了。
 
工作满意,却突然辞职?
通过两年的宫廷生活,裕德龄看清了宫闱之中冷漠、阴森、险恶的一面,“高处不胜寒”的颤栗感,使她心怀余悸。说实1905年,德龄以父亲病重为由,请假离开皇宫。慈禧也恩准了,临别那天,宫里人哭得泪人儿一般,慈禧也是这泪人儿当中的一个,一口一句“记得回来啊”。光绪也很神伤,用英文说了一句:“Good luck.”殊不知,师徒二人在英语课上曾有过政治观点的交流,光绪希望德龄能感化慈禧变法,也向老师透露过想去欧洲考察,甚至参观万国博览会,但一切成空。
 
出英文书,演英文戏,真牛!
1911年,裕德龄的第一部英文著作《紫禁城两年》出版,署名德龄公主,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辜鸿铭欣然为之撰写英文书评,大为赞赏。1927-1928年间,裕德龄回国逗留,并亲自扮演慈禧,演出英语清宫戏。同时找到小德张等人,进一步回忆收集清宫资料。此后,德龄先后用英文写作出版了《清末政局回忆录》、《御苑兰馨记》、《瀛台泣血记》、《御香缥缈录》等反映晚清宫廷及社会政治生活的作品,一时间风靡海内外。
 
既要翻译,也要抗日!!!
出宫后的裕德龄,不再回宫,因为再回宫,那个她效力过的王朝已经覆灭;随后,她嫁给外国驻华使节,再后来她用英文在报刊上发表小说《清宫二年记》,引起轰动,秦瘦鸥等人又将这些翻译成中文。接下来,裕德龄跟随中国一个更重要的女士:宋庆龄,为抗日救国四处奔波。到最后,1944年,这位58岁的前清郡主在加拿大死于车祸,惜哉!

声明:本文系乐思福授权沪江英语转载,原文来自人民网。沪江网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如发现不妥之处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