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前不久,“热门体质”的高晓松又登上微博热搜榜了。

事情起因是一位葡萄牙语翻译的爆料:

葡萄牙球星C罗团队来华参加高晓松节目《晓说》,但C罗在提问环节失去耐心,C罗团队不断用葡语抱怨,还用葡语说了句国骂Fode-se。

这位葡语翻译还“颇有心得”地揣测高晓松的颜值是让C罗不爽的主要原因。

并在推文文末自信心爆棚地总结:哪怕让我直接跟他葡语聊,他们可能都不会那么口无遮拦。

葡语翻译推文↓


互联网时代,一个小新闻都能迅速掀起涟漪。

更不用说爆料人的新闻故事里还有刚刚在2018年世界杯中被各家媒体写了个遍的体坛大腕C罗,以及在广大文青中占据“重量级分量”的高晓松。

很快,这条消息就占据了热搜位置,当事人本人高晓松也亲自在微博上回应,并列出了7点看法。


从高晓松的叙述来看,虽然双方录制过程与事先安排稍有出入、时间被压缩,但双方还基本都还是拿出了职业态度的,倒是这位翻译,违反了职业保密原则。

对此,高晓松还点名说:不知道以后谁还敢请他做翻译。

而在微博观众的留言中,舆论一面倒,谴责这翻译的不成熟表现↓

的确,对于这位译员来说,可能是逞一时之快,过了嘴瘾,但的确是严重违反了翻译人员都应遵循的NDA原则。

所谓NDA原则,全称是Non-disclosure agreement,就是我们常说的「 保密协议原则」,是劳务双方所必须遵守的商业准则。

A non-disclosure agreement (NDA), is also known as a confidentiality agreement (CA), confidential disclosure agreement (CDA), proprietary information agreement (PIA) or secrecy agreement (SA). 
保密协议(NDA)也被称为机密协议(CA),或保密披露协议(CDA),专有信息协议(PIA)、守秘协议(SA)。

It is a legal contract between at least two parties that outlines confidential material, knowledge, or information that the parties wish to share with one another for certain purposes, but wish to restrict access to or by third parties.
它是至少两方之间的法律合同,概述保密材料、知识或信息。双方希望为了某些目的而彼此分享这些信息,且同意不透露协议内容。 NDA建立了双方之间的保密关系,以保护任何性质的机密和专有信息或商业秘密。

在对隐私权力非常注重的国外,很多行业都规定了严格的保密协议。

在国外,如果你生病住院了,要和医生会签订“医患保密协议”(doctor–patient confidentiality/physician–patient privilege),防止医生泄露你的身体健康信息。

如果你请律师打官司,也要和律师签“律师保密协议”(attorney–client privilege)。这样一来,你的个人财产、健康、身份信息都能得到有效保护。

即使是犯罪嫌疑人,警察也不能通过他的律师去获取违法证据。

即便通过这样的途径获取到了,也会因为程序不当(Improper legal procedure),证词或证物被判定无效。

甚至,如果你去教堂做礼拜,向神父诉讼内心暗黑小秘密或者忏悔罪行,

神父也不能对其他人透露你的信心秘密,因为祈祷者和神父之间也存在“祈祷保密协议”(priest–penitent privilege) 的束缚。

对于上述行业,如果违反了这些规定,从业者会被永远禁业。

说回到翻译行业,在国外,译者和服务方之间也要签类似协议,一份标准的保密协议长这样↓

INTERPRETER CONFIDENTIALITY &NONDISCLOSURE AGREEMENT
译员保密协议 

I, XXX, understand that when employed as an Interpreter, my responsibility is to facilitate communication between two or more parties that do not speak or understand the same language. All information discussed between the parties is considered to be “confidential”
本人XXX明白当我被聘为口译员时,我的责任是协助不懂同一语言的两方或多方之间顺利沟通。 双方之间讨论的所有信息都被视为“机密”。

I, agree to hold confidential or proprietary information in trust and confidence and agree that information discussed at a meeting/activity shall be used only for the purposes of conducting such meeting/activity and shall not be used for any other purpose,or disclosed to a third party.
我同意为这些机密信息保密,并同意在会议/活动中讨论的信息仅用于此类会议/活动,不得用于任何其他目的或向第三方披露。

Furthermore, at the conclusion of the meeting/activity, I agree to return all written information (i.e., forms,notes, etc.) provided to me for the purposes of conducting such meeting/activity.
此外,当会议/活动结束时,我同意返还为了完成这项会议/活动,我获得的所有书面资料(表格,备注等)。

I understand that if I violate this agreement in any way, I will be terminated from the Interpreter list and will no longer be allowed to serve in an interpreter capacity for the YYY.
我理解,如果我因为任何方式违反本协议,我会从贵司口译员名单中被踢除,并且永远不能以口译员的身份为YYY提供服务。


专业翻译需要哪些职业素养?
The Making of a first-class interpreter

除了上面提到的保密性原则,要想成为受人敬仰的翻译大神,还需要注意哪些职业素养呢?

对于这个问题,美国著名报刊《大西洋月报》(The Atlantic)上就曾以美国总统贴身翻译为例,认真探讨过。

文章标题是:

The Strange, High-pressure Work of Presidential Interpreters
总统翻译的各种奇怪、高压工作

文章说对于这些总统翻译来说,他们已经不仅局限于传达信息,还是总统的智囊团。

比如去年川普和普京在G20会面时,美国国内媒体就纷纷感叹川普总统班子资历太嫩,和经验老道的俄罗斯总统先比,川普根本不是对手。


当时美国媒体给出的标语是:

Total government experience in the room? Russia: 80+ years vs US: Less than 12 months.
来看看屋子里会谈的双方总的从政经验对比?俄罗斯80年 VS 美国12个月

言下之意,俄罗斯来的两人政治经验加起来有80年,而美国这两位来谈事的政治经验加一起,刚刚1年。

但随后,《大西洋月刊》调侃道:这么算不对哦,我们怎么能把总统翻译漏掉呢。

毕竟,总统翻译们各个都是身经百战,有些人政治经验,甚至比新上任的总统还要多。

比如,上世纪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之后,副总统林登·约翰逊临时登上总统宝座。

外交经验欠缺的约翰逊总统就常向翻译们寻求帮助(tap into interpreters' wisdom)。

他出访会晤其他国领导时,会问翻译:

Look, do you know this person? What is he like? Is he devious? Is he straight forward? Is it best to raise a subject straight on or fish around it a bit?
这人你了解吗?他什么样的人?他狡诈吗?他直接吗?我是应该开门见山问问题,还是拐弯抹角点呢?

再比如,比如美国国务院语言服务办公室的主任Harry Obst就曾为7任美国总统提供过翻译服务。


这位传奇翻译 Harry Obst曾经把个人经历写成书,书名为White House Interpreter: The Art of Interpretation,成为很多高翻的必读书目。

他所积累的外交经验,自然比一直做房地产生意的川普要多得多。

所以,《大西洋月刊》认为:像川普这样的政治素人去参加峰会、会晤像普京那样的“老狐狸”时,还是可以倚靠这些老道的职业翻译提点一二,为会晤保驾护航的。

由此可见,对这类总统贴身翻译来说,他们的职责就不仅仅是翻译官这么简单,还担当了参谋的角色。

那么,下面来听听各国国宝级翻译的经验总结吧。他们到底是如何炼成的?又必须具备哪些职业素养,才能成为大神级翻译?

#1 强大的知识储备

有人说:翻译就像是万金油,需要各种知识都懂一点才能。

这点也得到了上面那位美国总统翻译大神Harry Obst的认同。

“To work at the very top, you have to have an incredible arsenal of general knowledge, because the president will get into every damn topic you can imagine, from nuclear submarines to agriculture to treaty problems to labor problems to God knows what, jellyfish in the sea,” Obst says. “If you don’t know how an airplane flies, if you don’t know how a nuclear reactor works, you’re going to make mistakes.”
Harry说:要想成为顶级翻译,你能想到的学科都要有所了解,因为国家领导人之间的谈话走向真的无法控制,从核潜艇到农业生产,从政治条约到海洋生物,从时尚着装到劳动力问题,你除了要知道这些领域的词汇如何翻译,还必须大致了解其中的知识点。如果你不知道飞机怎么起飞、核反应堆如何工作,那就很有可能会犯翻译错误。

另外,我国翻译界的女神,总理贴身翻译张璐介绍自己在外交部的工作状态时说:“时时刻刻在上学的感觉”。


(总理贴身翻译张璐)
“每天要很早起床,要听BBC、VOA等英语节目充实自己。晚上回去要做功课,总结、回顾当天翻译的东西。有时候刚下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就被叫去,一练习翻译就是好几个小时,回来后全身酸痛,疲惫不堪,感觉像是被人痛打了一顿。”

除了疯狂练习,不断进行知识储备,每年总理的记者会,外交部都要提前一个月通知翻译。

从那时起,接到任务的翻译就进入‘冲刺阶段’。高翻们需要研究历年两会热点问题,整理总理一年来的讲话内容。

‘大战’前,还要模拟召开记者会,不上场的同事充当陪练,设计出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此外,还要进行‘彩排走场’。

再比如,周总理的翻译曾经就因为知识储备不够,当场有过小纠结。

在一次会议上,周总理说赵朴初是“居士”,但当时的翻译不知道什么是“居士”,好在周总理机智,随口补充道:“居士是不出家的信佛的人。

翻译译为“layman Buddhist”,才顺利过关。

#2 极高的忠诚度

Harry还说:想成为顶级翻译,还必须具备极高的忠诚度和责任意识。

Like anyone else in a sensitive meeting, an interpreter must have high security clearance. He or she will also have received all the same briefing books as the president. 
和敏感会议的其他参与者一样,翻译也需要接受背景调查以保证安全。做总统贴身翻译意味着,总统所能看到的机密外交文件你都能看到。

由此可见,忠诚度是非常重要的品质。如果是一个口风不紧、喜欢到处八卦,或者没有责任意识,喜爱三面三刀的人,肯定是不适合当翻译的。

#3 危机公关意识

这位美国大神级总统翻译还说,想成为最顶级的翻译,还必须要有危机公关意识。

如果说初级译员完成的是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的转换,那么高级翻译还需要成为发言人的“事实核查员”和“危机公关”。

But it also means that the interpreter can serve as a crutch for the speaker, catching minor factual errors or slips of the tongue.
翻译还要努力成为发言人的一根“拐杖”,能够发现细小的事实性错误,纠正口语。

In addition, Interpreters can also function as failsafes, fact-checkers.
此外,翻译还是最后一道错误屏蔽保障,是发言人事实核查员。

对于这点,川普的翻译们肯定是体悟非常深刻的。

毕竟,川普的英文简直是disaster,单词、语法、句子结构统统不在乎,有时候随兴所至,胡言乱语,自创一套奇怪说法,甚至口误一大堆。

所以,现在美国总统的贴身翻译官们,还需要帮助语言不过关的总统纠正语言、事实等常识性错误,随时做好危机公关。